《一世独尊》全文阅读

作者:月如火  一世独尊最新章节  一世独尊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世独尊最新章节第两千零三十一章 神体初成(21-06-17)      第两千零三十章 燃烧吧(21-06-17)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委屈(21-06-17)     

第两千零一章 但求一醉

混乱的战场中,林云提着葬花,主动朝赵无极杀了过去。
  他很强势,长发迎风乱舞,任由杀意暴走没有丝毫掩饰。
  “想杀我?呵,自寻死路。”
  赵无极面露冷笑,丝毫不慌,他身边的护卫可不止旁边这名紫元境半圣。
  他平日张扬跋扈,出手狠辣,明里暗里不知道得罪多少人。
  他这种人最为惜命,任何时候都不会让自己处在绝境危险中。
  林云一路横冲直撞,黑羽宫的诸多执事弟子,几乎一个照面就死在了他的剑下。
  半圣之下,没人能挡住他一剑。
  就这么片刻功夫,林云剑下亡魂就多达二十人,杀的人心惊胆战,再也没人敢挡路。
  不一会。
  林云离赵无极就不到百米,他的身后尸横遍野,鲜血成河。
  赵无极神色张扬,任由林云的杀意扑面而来,没有半点惧意。
  嗖!
  不等林云迈出步伐,四道黑色身影窜了出来,黑衣黑面,从头蒙到尾。
  这是赵无极自家的死士,他们都有青元境半圣修为,他们比黑羽宫的长老都要可怕。
  因为他们不怕死,只要一声令下,哪怕是面对圣境强者也不会皱下眉头。
  四张星相画卷在他们背后绽放,一条黑色古蛇从中挣脱出来,他们拔出黑色短剑。
  浑身燃烧着紫色魔焰,像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眼中神色无比冷漠。
  赵无极嘴角勾起抹冷笑,他对这四人寄予厚望,关键时候,这四人随时都可以自爆。
  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执行力,一名半圣自爆就足够夜倾天浑身瞬间重创,四名半圣同时自爆,无论他是几千年的奇才都得浑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除此之外,这四人都有独门杀招,皆是以命搏命的狠人,他们天生就为杀人而生。
  这是一片混乱的战场。
  剑宗与黑羽宫疯狂火拼,各自都有天元半圣下场,这是相当少见的半圣对决。
  千里之内,天地风云色变,各种恐怖的异象接连爆发,远处众人无不看的心惊胆战。
  赵无极处变不惊,任由狂风吹拂长发,露出那张冷峻肃杀的面孔,眉间锋芒孤傲不羁。
  耳边风声鹤唳,四方杀声震天,不远处还有强敌突袭,赵无极冷笑一声,似挑衅一般,不慌不忙的从袖中取出一枚酒杯。
  马上有剑仆上前,端出美酒给他斟满。
  “和我斗!杀你如屠狗!”赵无极一饮而尽,并未掩饰自己的声音,故意让林云听见。
  他丝毫不惧,就是狂!
  他对四名半圣死士充满信心。
  不得不说,四名半圣死士确实很强,林云刚刚对上就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等到四人眸中同时绽放古印,有杀伐之气冲霄而去,可怕的煞气瞬间铺面而来。
  赵无极嘴角的冷笑,愈发阴冷。
  唰!
  双方人影交错,就是一道光闪过的时间,四颗人头同时飞了出去。
  一剑,天升地降,有光芒闪过。
  那是混沌初开,轮回之始,天地间诞生的第一抹光。
  一剑,斩杀四圣,人头滚滚,林云的脚步根本就没有停。
  “是刹那之光!”
  谷子静和姜云霆看的头皮发麻,他们早就听说,六圣城中夜倾天就是以此剑杀的半圣。
  原本几人还颇为遗憾,没在名剑大会上看到此剑,眼下看到之后,算是明白夜倾天为何不出此剑了。
  也知道当初他所言非虚,若非不想杀死风少羽,他要击败对方轻而易举。
  “刹那之光。”
  赵无极脸色瞬间惨白,端着酒杯的手,在风中不停颤抖。
  他嘴角抽搐,面颊微颤,该死,传言竟然是真的,真的有这么一剑。
  “少主先走,我拦住他。”旁边紫元境半圣脸色微变,赶紧规劝起来。
  “我不走!我会怕他?天猿,替我杀了此人,我要他背上那柄剑!”赵无极面色阴沉,固执无比,他道出紫元境半圣的名字,咬牙切齿。天猿半圣面露无奈之色,此刻由不得他多想,林云已经彻底杀过来了。
  唰!
  他身形轻轻一晃,虚空荡起淡淡的涟漪,有圣道规则萦绕在他身上。
  一缕缕紫色圣气冉冉升起,他悬空而立,那些圣道规则凝聚成一朵朵紫色奇花,他像是圣人一般逍遥浩渺。
  同样是紫元境半圣,此人比风少羽强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那份从容不破,大道在我的气魄,令天地间的气势全都聚集在了他身上。
  “端桌子,酒来!本公子今日,必须要看到他人头落地!”
  赵无极怒吼一声,三名剑仆不敢多言,依次上前快速端出一张桌子,还有一尊华丽的椅子。
  赵无极靠在椅子上,虎豹犬三名剑仆瑟瑟发抖,腿脚都在哆嗦。
  他们完全不敢想象,之前道场打过招呼的林云,竟然如此恐怖。
  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想待在此地,可赵无极执意如不走,他们亦不敢先跑。
  “倒酒!”
  赵无极满不在乎,酒水在他面前化成一条直线,一点点斟满酒杯。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正与林云对峙天猿半圣。
  “阁下不愧是前后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奇才,杀死阁下,真的是件可惜的事。可惜,你还是得死,得罪了!”
  天猿半圣没有废话,招出一柄圣剑,圣道规则萦绕其中,抬手就刺了出去。
  砰!
  一剑刺出,空气如雪崩般炸裂,剑光所过之处,挡者披靡。
  这一剑,大巧不工,以力压人,没有招法,却胜过涅境万千剑法。
  天猿半圣很聪明,没有和林云玩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就是一个字,狠!
  “好!”/赵无极瞧见此幕,不由大笑起来,伸手就要拿起桌上的杯子。
  林云催动葬花双星曜,提剑挡住对方剑身的刹那,轻轻转动。
  唰!
  二人身体像是移行换位一般,交错而过,林云被直接震飞出去,连剑都没有握住。
  唰!
  他再一个转身,轻飘飘落在了赵无极面前的桌子上,一伸手抢在赵无极面前,将刚刚斟满的酒杯夺了过来,抬头一饮而尽。
  赵无极呆若木鸡,当场傻眼,还以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少主!”
  天猿半圣大惊失色,这才醒悟过来,夜倾天不是挡不住这一剑,他是借此金蝉脱壳,另有所夺。
  知道上当的天猿半圣心急如火,想要赶过去援助赵无极,可刚刚有所动作。
  林云被震飞的剑,却像是有人握持一般,双曜绽放,施展出精妙绝伦的剑法,将他直接给拖住了。
  这就是葬花!
  “好酒,居然是千年火,这酒好多年没喝了。”
  林云把玩着酒杯,看着近在咫尺的赵无极,面露笑意。
  跑!
  三名剑仆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主仆情义,转身就想跑。
  林云并指如剑,眨眼就是三剑,每一剑都正中眉心。
  三名剑仆来不及转身,额头就多出一个窟窿,当场气绝倒地。
  赵无极惊醒过来,端坐在那华丽的椅子上,如坐针毡,不敢动弹分毫。
  该死!
  他面色惨白,握着扶手的五指,深深印在里面。
  求饶是不可能的,赵无极的字典里就没有求饶两个字,他索性豁出去了,冷冷的道:“你有种就杀了我,看十一家剑道圣地,会不会放你离去!”
  林云理都没有理他,右手握着酒杯,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砰!
  这一拳,林云双剑星加持,将赵无极连人带椅子通通轰成了渣,准确来说是渣都没剩。
  青元半圣都不敢在林云嚣张,区区九元涅,谁给他勇气在林云面前张狂!
  “少主!!”
  天猿半圣,惊的目瞪口呆,脑海中五雷轰顶,赵无极死了……
  这……怎么可能,他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
  “夜倾天,你闯下大祸了,你……”天猿半圣怒火中烧,正准备呵斥几句。
  一道霹雳般的喝声,将他的话硬生生震断了。
  “老狗,上来一战!你能留下全尸,算我输!”
  林云召来葬花,一手持剑,一手握着酒壶,剑锋直指天猿半圣。
  这般气魄看的人震惊不已,黑羽宫的人还没发火,夜倾天反倒先声夺人了。
  一时间,众人思绪错乱,都不敢相信赵无极真的死了。
  天猿半圣怔了半响,才惊醒过来,顿时勃然大怒:“你找死!”
  他何曾受过这般羞辱,杀人者不但没跑,反过来骂他老狗,滚上来送死。
  是个人都忍不了,何况他还是紫元境半圣。
  唰!
  想都没想,天猿半圣就杀到了酒桌上。
  “来得好!”
  林云端起装有千年火的酒壶,仰头狂饮一口,手持葬花直接迎战。
  不大的酒桌上,瞬间爆发出惊天大战。
  天猿半圣上桌的刹那就后悔了,他感觉自己手中的剑完全被黏住了,像是身处急速流淌的河水中,完全被困在对方意境中,紫元半圣的优势一点都无法发挥出来。
  “流云不争先!”
  林云却是大笑不止,剑光飘逸如仙,萤火神剑第二卷在他手中,完全变了一番摸样。
  这一刻,他像是御青峰附体,有三千年来最强剑帝的无敌风采。
  这一刻,神话降临,他就是剑帝御青峰,却又多出一分年少轻狂的傲骨。
  醉后不是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谁人知我心如月,谁笑谁是画中人。
  “好酒!”
  “好酒!哈哈哈!”
  林云杀疯了,他像是真的醉了,不管不顾,将萤火十三剑完整奥义不断施展。
  即便是对方圣道规则强行突破,林云也都硬抗了下来,他伤我一分,我送他十倍!
  就是战!
  酒不停,战不休!
  剑光激荡,鲜血狂飙,两人都杀红了眼,身上都布满了鲜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对手的。
  天猿半圣慌了,他感觉对方疯了,不要命了,可他还想要命,他怂了,拼了命想要离开这张桌子。
  “哈哈哈,别走别走,再接我一剑!”
  林云大笑不止,他放浪形骸,脚跟都站不稳了,他真的醉了,可越醉,剑越狠。
  眼眸中的锋芒,似乎都带着血光。
  林云真醉了,他将所有压抑和怒火,尽情宣泄在这一战。
  分不清是萤火十三剑自己拖着他施展,还是他主动施展萤火十三剑。
  亦或者,御青峰真的附体了,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十三剑,一剑比一剑狂,一剑比一剑强,浪花卷卷,滔滔不绝。
  等到最后一剑施展完毕,这快若惊鸿闪电,强如疾风暴雨的惊天对决,终于消停了下来。
  两人都披头散发,浑身鲜血淋淋。
  唯一不同的是天猿半圣面如死灰,林云握着酒杯,拿捏着葬花,双目炯炯有神。
  “你输了。”林云全是鲜血的脸上,咧嘴一笑。
  “你是个疯子!”天猿半圣咬牙道。
  “不疯魔不成活,人不风流枉少年,输了就给爷滚!”
  林云笑脸如妖,半醉半疯中手腕一抖,葬花颤动,剑光霸气无比的将天猿半圣震飞出去。
  砰!
  天猿半圣离开酒桌的刹那,早已遍布剑痕的肉身,顷刻间分崩离析,炸的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我赢了。”
  林云咧嘴一笑,看向他的人全都忍不住倒吸口气。
  可还没完!
  谁也没想到,刚刚杀完紫元境半圣的林云仰头将壶中千年火一饮而尽,然后盘膝坐下双手左右膝盖。
  轰!
  一刹那间,金光爆涌,天花乱坠,他的修为直接突破八元涅桎梏,达到了九元涅之境。
  【写完之后,感觉自己好像也喝多了一样,上头了,上头了。】
  

snaptime:2021-06-23 09:21:33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