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本三国志》全文阅读

作者:历史系之狼  捡到一本三国志最新章节  捡到一本三国志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捡到一本三国志最新章节第0964章 仲长之念(20-06-02)      第0963章 以文教化(20-06-02)      第0962章 以礼教之(20-06-02)     

第0868章 因君之忠

延康十五年,元月十九日。
  此时,离诸葛亮献新汉律,已过去了足足十五日。
  在这十五日内,厚德殿里是出奇的寂静,因为那一日的侍中台,群臣聚集,荀令公与诸葛亮之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群臣也都已知晓,他们本以为,一向强势的天子,定然是受不了这样的反对,定然会对荀令公出手,当然,天子想必也不能将这位老臣怎么样,顶多就是罢免。
  这群臣之中,较为开心的大抵就是如今白身的司马懿了,司马懿很是开心,只要陛下将荀令公的尚书令给夺了,那最适合担任尚书令的人,会是谁呢?当然就是如今还在雒阳,身为天子亲信的自己了,司马懿心里明白,天子愈发的强势,荀令公如此设计,只怕是彻底惹怒天子了。
  就连荀,也是如此认为的。
  坐在尚书台内,尚书台群臣对荀的态度也是有了些变化,当然,不至于无礼,却还是有些疏远,都不敢与荀靠太近,生怕会遭受到牵连,他们可不敢招惹天子,待在荀身边的荀诜,对这些变化是最有体会的,他带着阿父,两人坐在尚书台内,坐上一整日,都没有谁敢上来寒暄一两句。
  若是在从前,这些人早就围在阿父的身边,嘘寒问暖了。
  对于年轻气盛的荀诜而言,这些人的作为,无疑是对阿父的一种背叛,坐在书房里,看着各府所递来的奏表,荀很是平静,一篇一篇的看了下来,时不时欣慰的点着头,抚须而笑,“阿父!”,荀诜终于是忍不住了,愤怒的说道:“我们还是回去罢。”
  荀摇了摇头,这才说道:“诜儿啊...你勿要怪他们,他们只是想保命而已,这很正常,老夫自己都没有信心能挺过去,他们心里畏惧也是正常的...”
  “阿父?陛下真的会严惩我们麽?”
  “陛下不同与往日,执政十余年,威势无二,很久没有人再敢违背他的诏令了,如今啊,我如此设计,他定然会大怒,当然,你也不用畏惧,陛下乃是明君,即使罢免了我,也绝对不会与你们过不去的...你放心罢。”
  “阿父,我从来就不曾畏惧,若是阿父被罢免,我会一同回去照看阿父,也不会再担任什么官位,不过,陛下这么久都未曾发难,阿父如何就觉得陛下一定会下令罢免阿父呢?”,荀诜不解的说道。
  “陛下年幼而孤,故而敏感易怒,却又善忍耐,不会轻易的发作,我想,很快,陛下就要召开朝议了罢,我虽设计在汉律内增添了一笔,可是,朝议上,陛下定会想办法继续施行均田,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为重要的,老夫这次,哪怕豁出命去,也要成功...奈何,无论成败,只怕这尚书令的位置,都要换人了...”,荀笑着说道。
  “那也好,等阿父忙完了,我便陪阿父回家,读书下棋,倒也惬意。”
  父子两人正说着,忽有官吏走进了书房,朝着两人一拜,低着头,迅速的说道:“陛下与明日要召朝议!”,说完,也不等荀回话,逃一般的离开了书房,荀诜却没有再愤怒,只是别过头去,看向一旁的荀,笑了笑,说道:“阿父真乃神人也。”
  荀没有言语,心里却是思索着自己这些年里的一切准备,明日的朝议,就是他的这盘棋全部落定的时候了。
  .....
  次日,清晨
  皇宫面前早已聚集了不少的大臣,互相寒暄着,却都不曾提及近期内的政事,所有人都是心照不宣,也都明白这次天子为何要召集群臣,不过,没有人敢提及,在这场天子与尚书令的博弈之中,即使他们心里较为认可尚书令,他们也不敢参与进去。
  尚书令年迈,又是孝宪皇帝之挚友,纵然面对面的怒斥天子,顶多也就是被罢免,天子不敢对他如何,可是他们不同啊,他们没有尚书令的资历,没有尚书令的名望,冒然的跟着他去反对天子,下场指不定会是多惨,故而,对于律法之事,尤其是土地方面,他们是闭口不谈。
  众人正聊着天,仲长统便赶来了。
  这是一个浑人,刚刚下了马车,便欣喜的朝着众人走去,群臣看向他的眼神都是有些恐惧,纷纷散开,仲长统看着连忙走开的众人,心里也是有些困惑,我何时变得如此可怕了?他正在思索着,便听到不远处有人叫他,原来正是曹家两个兄弟。
  仲长统急忙走了上去,与两人拜见,曹家最合不来的两个人,难得站在一起,曹冲与仲长统在先前虽然有过摩擦,可是他还是很敬佩仲长统的行为,曹冲与他一般,也是个公羊另类,是不怎么推崇天命论的,对于公羊将灾害与庙堂联系起来的行为,曹冲一向很是鄙夷。
  “公理,今日怎么来的如此早?”
  “哈哈哈,我是想早些来,好谈谈稍后如何应对陛下的指责啊..”,仲长统笑着说道,声音并不小,周围的几个臣子听闻了,也是连忙避开,只当作没有听到,曹冲与曹植倒是未曾惧怕,曹冲笑了笑,说道:“早听闻仲长君胆魄非凡,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不说这些,你是四科全冠,赶紧帮我想想,如何才能让陛下同意荀令公的提议,如何能保住荀令公?”
  仲长统直接开口问道。
  曹冲愣了片刻,有些迟疑的说道:“我想,对于这些,荀令公只怕早有打算,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急着出手,免得坏了荀令公的大事,若是陛下要责罚尚书令,我们再为之求情,也是不晚...不过,要保住尚书令,怕是难啊...”
  他们正聊着天,诸葛亮也是赶到了。
  群臣对待他可就要恭敬多了,纷纷围在他的周围,热情的聊着天,仲长统却是不曾前往,冷冷的看着诸葛亮,说道:“若不是他,荀令公也不至于如此..”,曹冲急忙打断了他,“仲长君莫要如此言语,诸葛公也并非庸才,只是...唉,不好说啊。”
  他们三人等候了许久,这才等到了荀,荀尚书虽失势,可众人对他还是格外尊敬的,纷纷行礼拜见,只是,没有人再敢围上去了,只有仲长统这几人上前,问候了荀令公,吕布果然还是最后到来的,最为年长的他,看起来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感觉比荀都要年轻十岁。
  众人只是等候了片刻,皇宫大门便打开了,荀令公率领群臣,朝着大殿缓缓走去。
  仲长统等人走在三令的身后,方才荀令公很是平静,感觉是早有了对策,看来他们也不必过于慌张了,令公定是早有谋划的。
  当众人进了大殿之后,却发现天子早已坐在上位,等待着众人,这可是与礼不和的,从来都是大臣们聚集之后,等待天子入朝,哪有天子等待群臣的,众人纷纷大惊,连忙行礼拜见了天子,也不敢入座,刘熙坐在上位,看着下方这些惶恐的群臣们,笑了笑,方才说道:“诸君入座。”
  群臣这才一一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全然低着头,心里还在思索着天子的用意。
  “陛下...大汉的朝议,向来就没有天子等待群臣的先例,君臣之礼还是不能废的,陛下日后莫要如此...”,就在众人刚刚坐下来的时候,荀却已经开口了,听到荀的言语,庙堂一片寂静,众人甚至都摒住了呼吸,这么快就要向天子发难了麽???
  刘熙眯着双眼,看着下方的荀,竟是点了点头,说道:“朕知道了。”
  气氛一时间都有些紧张,谁也不敢开口,刘熙只是打量着下方的群臣,这才开口说道:“群臣想必也都知道律法之事,昔日,朕便以汉律不够完善,不能适应今日,故而令侍中令率人编订新律法,直到今日,律法总算是完成了,诸君,可以一观。”
  刘熙说着,周围便走出了数个小黄门,将诸多印刷后的文书放在了群臣的面前。
  “这都是律法之中的相关部分,诸君且先看看。”
  众人纷纷拿起了文书,奈何,放在他们面前的汉律,只有一小部分,每个人拿到的也都不同,仲长统拿到的便是税法之令,荀面前的,却是土地之法,荀看着手中的文书,思索着天子的用意,刘熙也不急,看着众人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书,也不催促。
  过了许久,看到众人也差不多看完了,刘熙这才开口说道:“这部律法,包含诸多,不过,最为重要的,还是那土地之法,这是最为重要,也是直接关系大汉之未来的...诸君可看...”,他说着,又看向了一旁,黄门再次涌出,将文书再次放在了众人的面前,显然,这次放的就是土地之法了。
  荀眯着双眼,难怪先前会单独挑出一部分来让群臣观看,这是为了将土地法从汉律内提出,再驳回麽?不行,看来老夫要将部署提前了,他缓缓看向了远处的仲长统,做好了起身反驳的准备。
  而众人看着手中的土地之法,心里也是在思索着,这是天子要我们上奏反对麽?
  刘熙看了看下方的群臣,又看了看年迈的荀。
  “董昭等谓太祖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密以谘,以为太祖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不宜如此。太祖由是心不能平,会征孙权,军至濡须,疾留寿春,以忧薨,时年五十。”
  “以忧薨,时年五十。”
  刘熙面色阴晴不定,众人也看不出天子在思索着什么,只见天子看着年迈的尚书令,缓缓说道:
  “朕以为,荀令公之策,可行。”
  

snaptime:2020-06-03 08:05:24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