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全文阅读

作者:坟土荒草  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  神话版三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第两千九百三十九章 这时代啊还是变化的(18-10-14)      第两千九百三十八章 不行我来(18-10-14)      第两千九百三十八章 唯一的可能(18-10-14)     

第两千九百三十五章 螺旋上升

看到这个东西,陈曦难免需要对照一下自己脑海之中的印象,讲道理的话,文明在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前,对于野蛮确实没有绝对的压制效果,可看看这个报告的话……
  罗马既然已经点出来了车床,而且风车传动也点出来了,不说进入工业革命,至少吊打四周应该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这两样东西就算不能让一个文明大跨步的迈进,光是其本身带来的装备制式化和标准化,已经足够让一个文明碾压周边的国家了。
  想当年秦朝不也是靠着这些东西将六国砍得七七八八,当然秦朝能走到这一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其制度本身带来的扩张性上面。
  商鞅变法竖立起来的军功爵制度,不管从哪方面说都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自身的战斗力,这些武器装备上的优势大概也就是锦上添花。
  当然反过来思考罗马的话,其实只要有一个武器装备方面的优势就足够了,罗马公民本身的素质也不差,又有这等兵备上的优势,真要讲道理的话,完全不应该啊,这怎么说翻船就翻船了?
  然后陈曦想了想,明白了,罗马是自己把自己玩死了,有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完全就是罗马自身的问题。
  仔细想想的话,罗马翻船的原因和蛮子有几分钱关系?本质上讲,就跟五胡南下的锅甩给曹刘一样,看着说是头头是道,实际上真要说的话,只是后人自己丢人,而且没有背负的气量,只能甩给死人。
  北方五胡在汉末那一代人看来就跟小孩子的玩具一样,随随便便就能搞死,而西晋的后人根本根本承受不起这等前人的玩具,然后因为一系列意外直接将后来者冲垮了。
  这等事情先人该背锅吗?也许该背锅,但是在背锅的时候,先人要是能站起来,肯定要问一句,你们那一代人都是死人啊!
  就跟大汉朝官方,以及史书直接记载一汉当五胡,胡人还没办法反驳一样,在那个年代这属于盖棺定论的玩意儿。
  不服?不服直接打死,在三国年间,任何一路诸侯都是将胡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敢废话,直接弄死,胡人
  从桓帝段时期算起,董卓这些人就差将北疆刷变色,而初期还有公孙瓒这种浪的飞起的家伙,到袁绍时期一句话就敢强编胡骑当自己手下用,再到曹操北上屠乌丸,胡人在这个时候根本上不了台面。
  吹得最强的那波胡人,撑死也就是顶几句这些汉末大佬的话,然后就被弄死了,哪个上得了台面。
  甚至连整个三国最最最上不了台面的诸侯公孙渊,在被司马懿按在土里面摩擦之前,居然都能给鲜卑人赐爵,征召胡人为自己作战。
  公孙渊放在三国里面都是什么程度的渣滓了,连国家队里面的鱼腩都算不上,结果在辽东胡人扎堆的地方依旧是称王称霸。
  虽说有他爷爷公孙度的底子在那里,问题在于辽东公孙度放在汉室就属于下九流的诸侯,连一州之地都没有,就一郡之地!
  就这放在汉末真正战场连杂鱼都不算的公孙度,当年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南取辽东半岛,将周围一圈胡人全打的跪下叫爸爸了。
  就这种情况,汉室要是能觉得胡人会成为自己大敌才是奇怪,天天被自己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意儿,曹操这些人要是能预见到这些人未来能压倒自家后人才怪。
  汉室的诸侯,又不都是公孙瓒那种恨胡人恨的不共戴天的奇葩,大多数的诸侯对于胡人的看法都是纤芥之疾,结果谁能想到后人那么不争气,对,就是后人不争气,不是胡人变强了,而是后人变弱了!
  三国之前,汉朝对胡人就没打过几次烂的不能提的战争,而三国之后,算了吧,这话还是换成,有几个没打过没打过烂的不行战争。
  “……”陈曦想起这些不由得叹了口气,将公文丢在一边,然后将大脑思考的东西捋顺,历史这玩意儿真的不讲道理!
  二世纪末的那古典四大帝国,如果以现在陈曦搜集到的情报来说,最后掀翻他们的敌人,除了安息死于罗马算是合理的情况。
  其他三个,不管是汉室落幕,到三世纪末被五胡趁八王之乱背刺,而后沉沦数百年,到隋文帝杨坚出世重新归于一统。
  还是罗马帝国亚历山大塞维鲁落幕,三世纪危机开始,五十年不到连跪二十六个皇帝,直到查士丁尼一世奋战数十年,只差一步收复整个地中海,结果功败垂成。
  亦或者贵霜帝国,韦苏提婆一世力挽狂澜整合南北贵霜,再造帝国,直到二世登基,北方贵族转投阿尔达希尔,转眼间帝国崩塌。
  真要从逻辑性上讲的话,这三件事全都不合理!
  甚至仔细想想的话,这些所谓的终结了这些帝国的对手放在这个帝国终结的时代,真的是对手?完全不是!
  西晋北方的五胡并不是曾经不存在,而是一直存在,只不过曾经被汉室按在土里面摩擦而已。
  罗马北方的蛮子也不是曾经不存在,同样一直存在,只不过曾经被罗马按在土里面摩擦而已。
  甚至就连贵霜帝国的北方的隐患也不是不存在,同样也是一直存在,只不过曾经南北宗教势力再强也挡不住帝国车轮的碾压。
  “这可真的是……”陈曦伸手再一次将公文拿起来,不由得叹了口气,站得越高,看得越远,尤其是在能对照历史的情况下,很多历史对于陈曦来说都是一种必然。
  “帝国从未倒在对手手下,永远是倒在了自己的手下,而且这种近乎历史螺旋上升的必然啊……”陈曦轻声感叹,那种如同轮回一样的感觉清楚地出现在了陈曦的心中。
  欧洲的罗马危机,中原的八王之乱,双方那传承久远,从未经历过真正意义上浩劫的文明都随之而崩溃,国家也随之分崩离析,在那种相互征伐,相互厮杀中,罗马坠落,中原陆沉。
  两个号称世界文明之光的帝国瞬间陷入了最黑暗的时代,在那种厮杀不断,戮战不休的时代,中原和欧洲都看不到丝毫的光复的可能。
  然而不过两百年,先是欧洲查士丁尼一世在死前将罗马故土收复的就剩下西班牙那一个豁口,而如果查士丁尼的养子给力,将最后这一个豁口收复,罗马帝国就彻底恢复了。
  更重要的是彻底光复地中海澡盆之后,罗马帝国统治难度会直线下降,再次恢复罗马帝国的荣耀近乎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然而查士丁尼一世被称为最后一位伟大的罗马皇帝,也即是说他的养子失败了。
  如果他的养子成功了,那么时间就刚刚好对上杨坚统一中原,然而失败了,罗马彻底失去了光复的可能性,甚至也正因为此事,到后面他们失去了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
  中原则是成功复起,随波逐流,起起落落,千年之后依旧坐在麻将桌上和其他文明打麻将。
  有些时候,真的是一步之差,天壤之别,查士丁尼一世最后那几年,以及其死后的十年间,几乎是罗马最后一个彻底恢复辉煌的机会了,然而罗马没有把握住,自此再无辉煌。
  “真的有一种轮回的感觉啊,甚至是一种连王朝周期律都没有办法形容的恐怖。”陈曦想起之后三百年间的世界史不由得叹了口气,巧合这种东西太多了,不过还好没有巧合。
  “算了,想太多也没有意义,至少这一次确实是有可能超脱王朝周期律,罗马公民制度啊,我汉室这次可是要养一亿贵族!”陈曦叹了口气轻声自语道,帝国都是死于作,死于外敌的寥寥无几。
  和狄奥克勒曾经思考,但是却无奈放弃的未来一样,陈曦是真打算走这条没人走过的道路。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陈曦是信的,将这现在的几千万人,以后的几亿人,全部养成罗马公民那种近乎小地主的存在,到时候只要一个引导这群人就能爆发出来推进整个时代的智慧,陈曦是信天才的,但陈曦更信人民的智慧。
  看着庸庸碌碌的百姓,当他们的下一代,下下代有机会接受到完整的教育,并且能不在为饭食所困,不再为生存所束缚,那么这数以亿计算的人口资源会爆发出来什么的智慧,陈曦根本不敢想象。
  诚然,平均起点相比于世家确实比较低,但是那庞大的基数足够创造出奇迹了,世家子的比率毕竟太低了,哪怕是一代能培养出来几十个,面对数以亿计的规模,这个阶层所能占据的比重也会日益减少。
  未来,终归是人民的未来,不想回归到那螺旋上升的历史覆辙之中,那么所能选择的也就只有这条路了。
  “这样的话,谁也都看不清了,不过也好,给了他们未来,也给了百姓未来,”陈曦笑着在公文上签字,大概还算公平。
  

snaptime:2018-10-16 12:30:22  .exectime:0.248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