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大联盟》全文阅读

作者:神话级备胎  备胎大联盟最新章节  备胎大联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备胎大联盟最新章节第二千四百七十章 夜半之声(19-07-16)      第二千四百六十九章 为难(19-07-16)      第二千四百六十八章 狸猫(19-07-16)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现在需要的人

老宅子的大门轰然关上的那一刻,晓美晴突然觉得姐夫离自己好远好远。
  真正和提督一路相扶相持走过他人生艰难的不是自己,是姐姐也是身边这位舰娘女孩,是其他那些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但听姐夫提起过的人。
  真当有连姐夫也感到棘手的事情出现时,自己是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突然回来了,那么这位叫做维内托的舰娘倒是有资格。
  维内托半强迫的拉着晓美晴走了很远,最后在一个小树林的石桌面前才停了下来,回头便语气怪异的问道:“你是叫做晓美晴吧?”
  “嗯……”晓美晴早已经能够做到和其他人正常甚至融洽的相处了,但突然间家里空降了一群气势逼人的陌生人,还有自己从小看到大的漫画里的人物,这都让晓美晴感到了不知所措。
  在重焰联邦大总统的威势面前,晓美晴也感到了一丝拘谨:“我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维内托就好了,我也想像叫小焰那样叫你小晴可以吗?”维内托渊岳峙的站在树荫下面,习惯性的板着脸又觉得有些不太合适,半天才让自己的神色正常些。
  她没有让晓美晴像岳重和晓美焰那要叫VV这个更亲密的名字,因为她们之间的交集注定不会太多太深刻。
  “好,维内托。”晓美晴带着一头雾水回到家里,现在更是被岳重和维内托一系列的举动搞得更加晕头转向了,她无比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姐夫他到底怎么样了,那些人找姐夫又有什么事情?”
  维内托摇摇头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些事情你真的没有必要知道,知道得太多了心里是装不下的,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接触那样的一个世界,提督他不会有太大的事情,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如果那些人真的试图对提督怎么样……”
  “那就算天翻地覆生灵涂炭,我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即使为此赌上性命与荣耀!”最后的一句话,维内托倒是说得掷地有声。
  晓美晴突然感到了一阵失落,她觉得如果这一次维内托没有过来,那么自己可能是唯一能够陪伴姐夫度过难关的人,可是她既然已经出现,那自己似乎就变得不再重要了。
  “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了?”少女那样纤细也脆弱的心思维内托曾经也有过,所以看到晓美晴的样子就知道她有心结了,维内托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就让提督他誓要守护的妹妹产生心理上的阴影。
  “没想什么。”晓美晴矢口否认道。
  维内托皱着眉头,语气也变得严肃了起来:“难道你觉得你得到的还不够多吗?提督见过的天地是那么的大,可这样的人可以放弃掉所有离开这里的机会,就是为了照顾你心疼你,希望你永远不要重蹈他和小焰的覆辙,希望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成长起来,直到有一天离开了他也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
  “可你想要什么?提督把自己的后半辈子搭在你身上这还不够吗?我刚才也试图劝提督离开这里到我所在的世界去,在那里不会有任何人感对他做什么,他也不再需要去劳心劳力的做任何危险的事情。”
  晓美晴被心直口快的维内托说得面红耳赤,但她还是很希望知道岳重是怎么回答维内托的:“那姐夫他怎么说?”
  “他不走,因为你是他这一辈第一个可以真正守护好的人。”维内托撇了撇嘴继续说道:“小晴,你知道这句话让我有多羡慕吗?”
  “不要让提督的一番苦心白费了,知道他的事情对你真的没有什么好处,提督现在需要的不是能够和他共患难的伙伴,而是一个可以让他找到余生价值的人,你如果踏入了那个世界不就变得和我们一样了?当你的心里有了更多的渴望时,现在提督这个样子又该怎么去满足你的需要?”
  维内托不仅是个很懂道理的女孩,她更知道怎么去和人讲道理。从前和岳重相处的那段时光可不是毫无意义的,就算是鹿目达也不都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就算是心思纯净的戚小萌也被她追问着落荒而逃,论讲道理这个技术,除了岳重谁也不是维内托的对手。
  当然这也和她如今的身份有关,站得高了接触的范围广阔了,她自然就会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才能够直击心灵,作为一名出色的领袖,口才与煽动力本就不可或缺。
  把晓美晴说得心悦诚服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有的话从岳重口中说出来和从维内托口中说出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晓美晴认真聆听之后发现的确无法反驳,她脸上一片火辣辣的赤红。
  姐夫对自己的好自己总是觉得理所当然,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更多,等这个心思被另一个与姐夫同生共死过的少女拆穿后她便连忙低下头承认了错误,她一直都在以姐姐还有维内托作为目标,一直都想得到姐夫对她们的怀念那般的关注,却从来没有去想过岳重真的需要的是什么。
  维内托轻叹了口气,然后转移了话题问道:“鹿目达也这段时间没有来找你和提督的麻烦了吧?”
  “维内托你也见过他吗?”晓美晴不太想提起那个名字,不仅是因为她被伤得很深而留下了恨意,更是害怕这份仇恨背后那些美好的回忆重新涌现在脑海中。
  “自然见过,而且还有过一些交集。”维内托的话里隐约透露出了鹿目达也近来的改变是与她有关的,这不是在炫耀些什么,而是让晓美晴可以安心的做好她的乖乖女,至于其他的事情有自己在也有小焰在,不需要她这个还很懵懂的少女去操心。
  晓美晴小心翼翼的点点头,维内托的话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了她自己该怎样去做才是对姐夫最好的。
  维内托遥望着远处的老宅子,她可以想象得到现在那里面的情况如何,只不过自己就算过去也不能够帮上提督什么忙,这让她心里有些沮丧。
  “小晴,这些年提督是怎么过来的,你们一起经历过些什么事情,能够和我说说吗?”维内托没有晓美焰那样虚空之眼,她在泛位面里打听岳重的任何消息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现在晓美晴的一句话都能够让她节省许多。
  晓美晴也愿意向这位看似严肃却也很温暖的舰娘分享记忆中的点滴,从岳重回来的那一刻说起……
  

snaptime:2019-07-21 01:56:11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