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大联盟》全文阅读

作者:神话级备胎  备胎大联盟最新章节  备胎大联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备胎大联盟最新章节本周停更(18-12-17)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宿敌重现(18-12-17)      第二千零九十六章 兵团的盛事(18-12-17)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无意义的等待

厄尔布尔士山整件事情的始末说是由岳重一手所导演的也不那么确切,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中就一定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一些影响,而世界上其他人的想法与行动同样也会在岳重的身上得到不同程度的反馈。
  圣殿骑士团与刺客组织之间的恩怨是千年积攒而来的,它不是因为岳重的出现和挑唆才会大打出手死伤惨重,本着尊重每一个世界自我发展的原则,法监庭在这方面也不会作出任何的干涉,而岳重参与到其中去并谋夺的利益他们也没有权利去剥夺掉返还给失主,他们维护的是泛位面法典的章程,而不是一群什么都管的位面警察。
  金苹果在岳重的手中自然就是岳重的,法监庭不管那是怎么来的,他们要追究的是德黑兰杀戮之夜的事情,除了死人之外的事情和他们都没有关系。
  当然如果岳重真的答应了维内托的要求和她去重焰联邦,那么金苹果也是必须要留在这个世界不被允许带到其他地方去的。
  规则有的时候很死板,再详细的描述和讲解也不能够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可能性。
  所以岳重在其中到底该负一个怎样的责任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换做一个经验不足的执法官来恐怕都会被岳重牵着鼻子走,所以法监庭才派出了一名和之前的范寒石和沐元一个级别的执巡官来亲自处理此事。
  岳重尽可能的的减少与双方的接触并且强行去刺客们的老巢的抢夺金苹果本就是为此而考量的,当然他也知道完全脱罪不太可能。
  维内托的到来虽说岳重心里并不愿意看到,但她的确是帮了岳重很大的忙,不仅是因为在泛位面中的斡旋给自己争取了时间,来这里以后还能够帮自己把小晴给带出去。
  按照泛位面法典的规矩,在押期间的犯人又惹出了事端来家属是可以旁观审讯的,来的这个执巡官把晓美晴带进来虽说是遵照程序但未免没有打压岳重气焰的意图。
  现在没有了其他因素的干预,最后要做的就是抽丝剥茧的把责任界定给弄清楚。
  因为被维内托说教了一顿并听进心里去的晓美晴不再试图在这种时候还待在姐夫的身边,但她心里对姐夫的关心可是一点都没有少的,给维内托说起这些年发生过的事情时她的眼神也时不时的飘向老宅子的方向。
  “……怎么还没有结束。”从正午时分法监庭的人出现,如今眼看着就要入夜了,可老宅子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不仅是晓美晴心中的焦躁,同样也是维内托的忧虑,被法监庭的人找上门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事,维内托自己也因为某些问题被调查过一次,那一次她费尽周折并且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应付过去,一度还让重焰联邦因为财政巨额赤字还不上在泛位面里的贷款差点都宣告破产了。
  提督他能够应付过去吧?
  这两人对岳重的信心都是无止尽的,可维内托知道提督再怎么辩解最后也不可能逃避得了惩罚,晓美晴更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来历所以会想得更多些。
  越来越焦躁的情绪让维内托和晓美晴慢慢也失去了交流的兴趣,并肩看着老宅子的方向谁也没有继续说话,一直到晓美庄园都陷入了一片的漆黑之中,因为老管家的安排所以没有开灯而什么都看不清楚了,维内托这才想起提督是让自己帮他暂时照顾好晓美晴的。
  “你肚子饿了吗,先去吃点东西吧。”维内托垫起脚尖来才勉强伸手拍了拍晓美晴的肩膀道,“我看今天这件事是完不成了,你也没有必要一直耗下去。”
  晓美晴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她们在这里站很久了,维内托要是不提她都没有感觉到饿,可现在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那维内托你呢?”晓美晴带着她那些显而易见的小心思说道。
  维内托好笑的点点头道:“我当然是和你一起去了。”
  被戳破后晓美晴还是有些尴尬的,她知道能够和姐夫一起同生共死的人可不是她这点城府能够瞒得过的,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先去找老管家伯伯吧,让他先把家里的灯都亮起来再让厨师出来做饭。”
  维内托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晓美庄园中的异常,闭户灭灯全员休声这样的做法代表的是晓美家面对不速之客时应有的态度,这面对同一个层面的人来讲会有着一定的作用,只不过法监庭的人却根本就不会在乎这样一个世界里的所谓豪门对他们是个什么态度。
  “也好。”通过一个下午的相处维内托对晓美晴的感观也有了一些变化,一开始她觉得晓美晴更像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姑娘,非要把自己的姐夫绑在自己身边才行,但现在维内托不再这么认为。
  她和她姐姐虽然在相貌上几乎一般无二,但性格方面还是大相径庭的,晓美焰对除自己以外所有和岳重关系亲近的人都谈不上多么友善,尤其是和宫永更是死敌一般,但从小就在岳重的陪护下长大的晓美晴没那么极端,她只是太在乎她的这个姐夫了而已。
  岳重对晓美晴而言是父亲是兄长,也可能是只敢在内心里偷偷喜欢的人,如果自己在她这样的年纪又有和她一样的成长经历,也很难不会这么在乎。
  “提督,这件事我也帮不了你太多,她这样的心思可不是我光靠话语就能化解掉的了。”维内托心里挺无奈的叹息,在这方面她其实也比晓美晴强不到哪去,刚才和提督单独相处时说出了那样话的自己是没有立场去指责晓美晴什么的。
  继续留在这里观望是没有太大意义的,维内托也不需要故意做给岳重去看,这个时候提督交代给她的事情自然也就更重要一些,所以她便安然的随着晓美晴去到老管家和管事们所在的那个大厅中了。
  老管家撑着自己并不伟岸的身躯也一直都等候着,部署在老宅子周边的保镖们已经把最新的情况告诉给了他,他依旧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晓美晴出现还是马上露出了笑容:“晴小姐回来啦?”
  

snaptime:2018-12-19 09:36:15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