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火影保镖》全文阅读

作者:水域小猫  校花的火影保镖最新章节  校花的火影保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校花的火影保镖最新章节第576章 新的境界(18-10-14)      第575章 情况不妙(18-10-14)      第574章 对峙(18-10-14)     

第576章 新的境界

在这一刻,蒲云飞体内的妖力,灵力,源魂力再加上魔炎,四者同时仿佛不要命的从他体内席卷出来,四方其下,顿时饶是阴尊也是有些手忙脚乱,她发出一道犹如兽吼的声音,
  整个空间瞬间都暗了,紧跟着大放光明,同时,阴尊的口中喷出一道黑色的刃芒,这是她的杀手锏,也是魂核的进化层次,称之为尊核,尊核触动,天地变色,整个空间都在面临崩溃的危险,
  双方的全力出击,近在咫尺,就仿佛是两个人面对面对打一般,可是两人都忘记了,中间隔着的乃是那枚古怪神秘的阴阳印记,双方的力量飞出,却都犹如水滴进入了大海一般,
  很快被印记吸收了个干净,紧跟着,印记开始大放光芒,似乎在膨胀,那是一种乳白色的光芒,黑白色的印记瞬间释放出一种强大的力量,将蒲云飞和阴尊两人所禁制,
  原本是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的,要知道蒲云飞和阴尊两人的修为已经到了让人恐怖的地步,都可以调动可怕的全界力量,但是这一次,一来,这印记吞食了两人的全力发出的力量,再加上印记激发出自身觉醒力量,等于是聚集了数倍于两人的力量,
  此消彼长之下,蒲云飞和阴尊都被禁制,紧跟着,两人就见到了可怕的一幕,那印记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了,剧烈的旋转起来,可怕的光芒犹如辐射和原子爆发一般,凡是射到的地方,
  都引起了剧烈的爆炸,很快,印记带着蒲云飞两人一起升腾到了阴域的外面空间,噼啪一声,天地似乎要被崩塌一般,被光芒刺穿了一个大洞,
  紧跟着是无数的洞,地面也开始龟裂,火山爆发,开始迅速的蔓延开去,巨大的冲击波爆炸,让一切的生命建筑高山流水,都化为粉末,无数的修尸者升腾到虚空,却都被这印记射出的光芒给射穿,阴域崩塌,
  “蒲云飞,这都怪你,现在你满意了?”阴尊愤怒的朝着蒲云飞大吼起来,花容失色,却别有一种风情,蒲云飞此时与阴尊的功力也在逐渐的被消耗,那印记似乎在拼命的吸收两人的力量,然后再用他们的力量去攻击毁灭阴域,阴尊的话更让蒲云飞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事啊!
  明明是你主动要找我麻烦的?再说了,阴域毁灭了跟他有什么关系,不过说到底牵扯到自己的性命,蒲云飞叹气道:
  “我无法阻止自己力量的流出,你呢?”
  “和你一样,我说你别废话,赶紧想办法啊!”阴尊怒嗔道,要知道阴域就是她力量的后盾和源泉,一旦阴域崩溃,她就彻底的沦为平庸了,而且能不能活下去也是未知数,要说不急那就是假的了,
  蒲云飞恨不得抽这个女人一个嘴巴,早干嘛去了,现在出事了都赖自己头上来了,他无奈道:“目前只有一个法子,将我们的力量全力输送进去,或许会收到意料不到的效果!”
  这是一个水漫则溢的原理,理论上两人的力量一旦超出这个印记的负荷,那么印记就会出问题,或者爆炸,或者将两人震开,当然也许有别的状况,但是目前两人必无选择,只有一试,当下两人没有犹豫,拼劲全力输入自己的力量,
  轰!
  下一刻,轰的一声响起,印记徒然化作一道璀璨的光芒,似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吸力,将两人一起吸入了进去,一阵天旋地转,两人都有点迷失的感觉,
  等到两人觉醒,已经是位于了一个神秘的空间,这里空荡荡的一片,头顶身后左右全是白云,只有脚下是一方四方形的平台,上面刻着无数的花纹,蒲云飞和阴尊两人此时都是光着身体站立着,
  蒲云飞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了呢,巡视着四周,两人的目光突然对视到了一起,蒲云飞倒是有些尴尬,却见阴尊突然跳起来,双手掩胸道:“你在干什么,快把眼睛转不过,不然我把它挖出来!”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喂,阴尊,你可别又耍什么花招啊,告诉你,这次我可不让着你了啊!”
  蒲云飞没有接话,望了望四周,道,他怎么都觉得这是阴尊又一个自己设置的空间,将他自己所禁锢了,还不知道对方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蒲云飞,我原以为你很聪明,与我手底下那般愚蠢男人不同,没想到你也是傻的可以,这个地方是哪里连我也不知道,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如今的你我浑身上下可是一点力量都没有啊!”
  闻言,蒲云飞一愣,这才注意自身,意识内探,顿时惊叫起来,“这怎么回事?”
  他万分的骇然,因为事情果然如阴尊所说,不但是阴魂之力一点踪影不见,就连灵力,妖力和源魂力都是不见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
  就算是自身力量被剥夺,那总该有个先兆和过程吧!这可倒好,不但力量无声无息的完全消失,就连自己也被莫名其妙的扒光了扔在这个该死的地方,这叫什么事啊?如今的他们就跟普通正常人一般,这让习惯于强横力量在身的蒲云飞一时之间也是无法接受,不过到底已经经历过很多这样类似的事情,
  他思忖着一切的可能性,自己明明是和阴尊在对抗那枚完整印记的时候还有力量,也就是说,恐怕两人的力量丢失,是那古怪的印记在作怪,可是这个地方又是哪里?
  印记内的隐藏空间吗?如果是的话,目的是什么?他们两人又如何可以出去?
  “喂!蒲云飞,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说话啊?”阴尊眼见空间突然沉寂下来,显得很不习惯,旋即忍不住出声道,
  “咦,这地面上的花纹是怎么回事?”蒲云飞并不理会阴尊,突然注意到了脚下平台上花纹,纹路并不是十分的清晰,显得花花绿绿,但是线条却是很明朗,有点像是拼图,不断的蜿蜒组合,
  “啊!”阴尊突然红了脸,因为她看出了这些线条,最后居然组合成了一幅幅男女交缠的图案,有的男上女下,有的女下男上,惟妙惟肖,蒲云飞此时也看了出来,
  他嘿嘿笑了起来,在看见这些图像的同时,这些图像似乎活过来了一般,在两人面前演绎着最真实活宫图,四周的空间似乎充斥的都是这种欲念和情感,渐渐的,蒲云飞感觉自己身体似乎有了些异样,身体内的**似乎犹如山洪暴发一般,怎么也压不住,
  “阴尊,老实说你也是很美丽的,美的让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蒲云飞话刚出口,就差点要抽自己一个巴掌了,这都怎么回事,明明是敌对关系,怎么居然说出这么调戏的话,
  “你才知道吗?”阴尊此时也是俏脸泛起红晕,似乎对于先前蒲云飞的严词拒绝耿耿于怀,“
  这到底是怎么了?”蒲云飞一肚子的疑惑,虽然感觉到了阴尊也和自己一样不正常,可是就是找不到原因,难道是这些诡异的图像,此时的图像似乎成为了一幕幕的电影,从地面的平台之上升腾而起,围绕在两人的周围,开始释放一些奇妙的场景,
  而随着时间推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蒲云飞已经和阴尊纠结在了一起,
  气喘吁吁的阴尊柔媚的声音在蒲云飞胸膛之上响起道:“蒲云飞,要了我吧!”
  熊熊烈火顿时燃烧,蒲云飞此时的脑子里全部都是那些奇怪的画面,还有那面黑旗,
  恍惚间,蒲云飞仿佛是进入了天堂,一种奇特的感觉似乎多年都未经历过,欲仙欲死吗?不是,似乎是一种水乳交融之感,是一种灵魂的剧烈升华,从里到外的沸腾,
  轰!
  而就在下一刻,轰的一声,两个人的动作同时停了下来,虚空中原本消失的那枚印记居然再次出现,却是瞬间笼罩了两人,无数的荒文再次出现,蒲云飞感觉身体巨震,一阵可怕而庞大的信息,犹如无数的黑旗蜂拥而来,夹杂着无数人兽的嘶吼,蒲云飞的脑子就跟突然间被万斤炸药攻击了一般,
  顿时昏迷了过去,浑浑噩噩当中,耳旁似乎一直有人在低语着,那声音犹如丝线一般,一点一点的进入他的脑海,随后就变得根深蒂固一般,与他先前的意识彻底的融合在一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蒲云飞意识苏醒了过来,此刻他发现自己漂浮在了无垠的虚空,周围星光闪烁,脚下居然是踩着一面黑色的旗子,薄如蝉翼,时而透明如镜,时而乌黑如墨,阴阳转换,仿佛是活的一般,犹如一面太极图案,
  蒲云飞看见这个东西的一刻,一种明悟瞬间席卷他的脑海,而也就是在这一刻,双眼猛然间睁开,彻底的苏醒过来,
  “合!”
  只听见他大喝一声,一枚旗帜模样的东西便是从他脑海中飞出,与那印记渐渐的融合到一起,
  紧接着,他右手伸出,体内的各种能力已经已然完全恢复,随着他的伸手,那黑旗瞬间化为黑色流水一般,滑进了他的掌心,笑容不见,
  同时,另一股强大的自信在蒲云飞的身上展现,这是不一样的自信,不一样的威武,刚刚那充斥着他脑海的信息浮现出来,
  原来,这体内的源幡,缺少核心东西,而那两枚印记觉醒后的核心!原来所谓的阴域就是这个源幡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它的内部空间,包藏万物,这原本就是法宝的一种特性,至于阴尊和阴冥王就可以算是这个法宝的灵气所孕育出来的,
  所以才会拥有操纵阴域的力量,只是阴尊占据了先天的优势,与生俱来的力量并没有缺少,所以财能呼风唤雨,而阴冥王的力量则是因为这件法宝先前被重创过,所以属于阴冥王的力量是被分散的,
  只是蒲云飞的出现,却让两种力量的印记重合,这才让这法宝再次的恢复原形,他进入掌控境虽然有着信心对付空冥域的人,但是不意味着他不想得到法宝力量,有信心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但是如今不同,如今的他有信心面对一切困难,并且将他们横扫,这只是因为,这源幡乃是一件凌驾这方天地的法宝,甚至超越源器,据蒲云飞脑海中的信息,它是传说中的至尊法宝……界器!
  阴阳界幡……就是是这件界器的名字,界器已经不算是这个世界的产物了,界器的威力,理论上,就连掌控境的强者都可以禁锢住,
  而就在下一刻,刚刚融合在一起的界器阴阳界幡,表面竟然开始蠕动起来,并且这种蠕动,越来越快,就好像是心脏要跳动出来一般,
  “怎么回事?”蒲云飞大惊,他还没有将阴阳界幡暖热乎着,竟然就发生了这种变故,旋即骇然的道,
  然而,这种蠕动,没过五息的时间,一滴银白色的液体,就是从界幡上飘至空中,
  望着那银白色液体,蒲云飞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这种东西,似乎和他心间的神秘金液有些类似,只不过,一个是银白色,一个是金色的,而蒲云飞脑海中刚刚掠过这种想法,他心间那滴金液也是徒然从他胸间破体而出,
  “嘭!”
  金液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与那银色液体撞击在一起,下一秒,光芒大盛,那种光芒,仿佛是要将这方天地刺穿,上通天庭,下通九幽,
  但是这种光芒,仅仅是一闪就逝去,再次映入蒲云飞眼帘之上,那液滴已经是再次变色,不再是银白色,也不是金色,而是七彩色,
  “咻!”
  接着,那液滴以一种根本就难以捕捉的速度冲向了蒲云飞,就算是蒲云飞想到躲避都是做不到,而在下一霎,蒲云飞就是呆滞住了,脸上的表情,逐渐的涌现出一抹惊骇之色,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这股惊骇之色,变得愈发浓郁,到最后已经是变成了极端的震惊之色,隐隐间,似乎还带有一丝丝的难以置信,
  “这……这是源力!天地间最本源的力量!”半晌之后,蒲云飞方才是喃喃的道,
  现在蒲云飞体内所有能量都已经消失不见,仅仅剩下了那七彩的源力,
  而就在这时,阴尊也是醒了过来,见状,蒲云飞仅仅随手一挥,前者的身体就被那七彩源力所束缚住了,
  “放开我,混蛋,这是怎么回事?”阴尊依然是老样子,美丽依旧,天姿国色,只是眉宇之间却似乎多了一种特殊的成熟妩媚气质,
  听她的话,显然阴尊也是刚刚清醒意识,至今依然莫名其妙,让她骇然的是,当她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就从半空中落下了这么一条七彩的绳索,毫无征兆的就将她捆绑,给拉了出去,
  这绳索拥有可怕的力量,从绳索一出现,阴尊就发觉自己赖以生存和孕育的阴魂之力居然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一般,她就跟一个脆弱的婴儿,被这根绳索所捆绑,紧跟着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还遇见了一个她正想见的人,
  “阴尊,是我!怎么,见到我,不高兴吗?”
  蒲云飞一挥手,就松开了束缚阴尊的源力,彻底掌控了阴阳界幡的他,对于掌控这个由阴宸幡所孕育的生命阴尊,自然是最容易不过,因为阴尊的力量是阴宸幡的力量,而蒲云飞要想剥夺这股力量,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做到的?”
  阴尊望着四周,知道这是不属于阴域之外的世界,轻易就将自己从阴域拉到了外面的世界,这是一种什么能力,更可怕的是,蒲云飞此刻的力量,有着那么强大的作用,让自己无法抗拒!
  为什么,短短的时间两人之间会有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说,先前的蒲云飞,他在与自己对决的时候,是隐藏了自己的真正实力吗?想起蒲云飞先前与自己的一些对话,以及最后的印记变异,
  她越来越感觉到蒲云飞的深不可测,尤其是如今,看着沉在蒲云飞脚下的阴阳界幡,阴尊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却又一时之间说不上来,此刻的蒲云飞身上有一股独特的味道和气势,
  似乎高高在上,又似乎和蔼亲切,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充斥着阴尊的内心,刚刚的双修尽管不是肉身本体的接触,但却是精神层面上的交融,那种动人滋味比真实的更让人印象深刻和动人,
  “相信我说的话吗?”蒲云飞对于阴尊的定位也是很头疼,旋即看着阴尊反常的点头,蒲云飞似乎有些了解阴尊此刻的心情,他依然盘膝端坐,摇头道:“你我并没有深仇大恨,所以用不着针锋相对,尽管先前有些误会,但是我的本意却是希望,你能帮我!”
  “帮你,你别开玩笑了,以你如今的实力,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你若是觉得这样可以侮辱我的话,那就大可不必了!”
  阴尊此时的情绪十分的不稳定,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十分奇怪,以前的阴尊可是杀伐决断,冷酷无比的,如今怎么会拥有了这么多属于正常人类的情绪,
  蒲云飞摇摇头,郑重其事的道:“我原以为阴尊大人掌握堂堂阴域,怎么也会有些脑子和聪明才是,如今看来不过如此,你难道不知道吗?就算我能力通天,那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能做什么?我依然也需要朋友,也需要别人的帮助,我现在很诚恳的问你,你愿意帮我吗?”
  犹豫片刻,阴尊再次点了点头,
  大决战…即将来临!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snaptime:2018-10-16 11:27:58  .exectime:0.024秒